分類 : 靈魂呢喃

懸樑上 掛的是遺忘的身軀 鮮紅的 隨風旋轉的淒美 無視一地的排遺 了無生意...

正向

不低頭 不放手 不妥協 關關過 一定可以的 再多的問題都不能阻擋...

轉身

忘記放下的 也想不起來曾經執著的 是自定義名詞的枷鎖 吵鬧著 追逐著...

停滯

你所謂的開心亦或情趣 建立在我的躊躇上 堆疊著 成了無法喘息的重擔...

大概真的是年紀的關係 年前的傷 留下淡淡的疤 不過因為皮也鬆了 別人大概看不出個所以然...

恍神

本來以為我該是金剛不壞的 但是我還是落寞了 畢竟不是真的娘親 背後被人嫌棄說閒話好像也是應該的...

緊縮

隨著褲頭越來越鬆 手頭越來越緊 大概天倫也即將暫別自己 我就越來越焦慮...

糟糕

作息越來越不規律 現在已經找不到任何的歸屬感了 唯一開心的時候是女兒對我表現愛意那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