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夜,我們分愛!

依舊是那月圓夜,你正在抽第一次的事後煙。

你說,跟你談戀愛很辛苦,如果我想要,要有吃苦的準備!

我只是笑笑回答,誰怕誰?誰吃苦還說不定呢?

我知道,你已經過了浪漫的年紀,而我正當花樣年華。這關頭說愛,我一定會很悶。

也許,當下的我也不差你這一個浪漫。

你說,你這時候不適合說愛,畢竟麵包才能撐起一個家庭。

我只是淡淡的反問你,如果不是情人,是否連問候都是種罪過?

你沒直接回答問題,

只是告訴我你會將這夜的一切,當作一場夢。

我躲進你懷裡問,那這場夢是美夢是夢靨?

你輕咬了我的耳朵,又點燃了另一次野火。

我的經驗明明不少,該瘋的不該玩的都嘗試過。

為什麼在你面前,卻變成未經人事的黃毛丫頭?

相同的動作,不是沒有人做過。

為什麼獨獨對你有這樣的反應?

我不懂!

明明不是我會頃心的類型,為什麼你的一呼一吸能這樣的牽引我每寸肌膚的悸動?

我不想把這變成一場夢!

我需要時間,一個喘息的空間!

先地下化吧!我說。

我還有事得先釐清,反正你也忙。

這事情,等我想清楚,我們再來分。

哪一夜,我們分愛。

親愛的傻蛋,現在你說,這算是怎樣的一場夢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