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夜,我在哭泣~

那夜之後,我們一起去高雄聚會。

回家的路上,你微醺。

送走姐時,你倒在我懷裡。

半開玩笑的說,我是你的煙霧彈。

我們雙手食指緊握,我能感覺到你炙熱的體溫,以及那濃濃的啤酒味!

也許,姐早在看在眼裡,我們的情意,但是卻看不出我的心在掙扎。

開車的兄弟,卻毫不知情。

車就這樣在高雄的公路上慢行。

由於車子不會自己跑,兄弟對路也不熟悉。

我們把車停在休息站,等你酒醒。

陪著兄弟瞎聊,一邊小心掩拭我的心機。

我還在懷疑自己,對你

我是安什麼心??

下南部的我本來就是在逃避一段亂七八糟的多角戀情。

而現在我又將問題,更加的複雜化了

我到底該把你,放在哪裡?

送走兄弟後,我們回你家,一路上又是無盡的沈默,我只好裝睡。

這夜,

我們分房睡,我依舊睡在客房,你依舊睡你的豬窩。

我胡思亂想了一夜,也哭了一夜。

很奇怪的,我開始在乎你的每一個想法。

也開始關注你每一個舉動。

隔天一早,

你問我怎麼這樣憔悴,我撒了謊,開玩笑說睡姿不正確。

送我到車站,你沒多問什麼,只說了你這隨時歡迎我來。

這又代表了什麼呢?

你也動心了嗎?

到台北的這夜,我抱著另一個男人。

繼續哭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