詭異的滑鼠

記事還是記事

無所謂對不對或在講些甚麼

沒有意識的喃呢

只為了記錄大部分的片刻

此時的現實不在夢境

是確實存在的

幻境越真實

包含疼痛苦難

不過那也不過就只是幻境

只要找的到方法醒來

死都能復生

 

 

 

電腦滑鼠越來越奇怪了

不自覺的喜歡替我反白標記事務

再不久應該就跟之前的鍵盤先生一起說掰掰了

 

 

而最近的新聞事件

實在沒有甚麼新奇的

就只是那樣而已

真搞不懂人們的好奇心

知道她是誰又能怎樣?

陷害別的女孩這樣也好

 

 

好險我現在都躲在山上

一切都可以冷眼旁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