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劇心得] 想死的死不了,不想死卻死了

想死的死不了,不想死卻死了

太平洋瘋人院

小劇場是相當競爭的舞台,但因為他夠實驗性質,很多人愛用他。

兩個不太按照自殺計畫行動的男人,一間溫暖的起居室,寒冷的航海行程(雖然我不能理解之間有何關係)。猴子在提寶放棄一同赴死後,質疑他愛上了失憶傳播妹莎莎(一個又讓我不大理解他出來有何意義的演員)

「我不想死了,這根本一點用也沒有。」提寶說。

「你一直都是想死的」提寶決定留在現場,看猴子死,再去找莎莎。

「看我死你很放心嗎?好吧,隨便你。」一槍、一槍、再補上一槍,猴子把繩子換成了槍,賭氣似的決心終結自己。

於是猴子口中的前女友莉莉形象模糊,青春可人疑似傳播妹的莎莎則讓提寶成了救贖者,與一度被救贖的對象。

如果是愛的理由。

旁白女孩對於提寶的輕撫,即是愛憐不捨。茫然無謂的航程,想逃離與欲追尋的,都不如女孩情感投射的濃烈。提寶像是被擺控的童話人物,演著情緒被抽空的別人的故事,但很精準。

劇組選擇以海洋這麼廣闊的想像場景來呈現主角尋求解脫的一番努力,實在與「永無終結的難堪不適與不相宜」的連綿苦感有所矛盾,或許方向的虛無漂流亦是可能的象徵?但現實的場景居家式的客廳唯一和海有關系的一張航海地圖圖案的地毯很難說服我和主角一同漂流。

雖然這海上旅程一度將提寶送達到理想的斷崖前。

「據說,在敦加群島上有一個斷崖,崖上有一顆石頭,如果你坐在那塊石頭上冥想,你就能想起最悲傷與最快樂的事情。等到你離開那顆石頭以後,所有的感情都會被留在那裡,而你將會成為一個很平靜、很平靜的人。」

猴子也曾多次厲聲顫求提寶的救贖或相伴。

「那我死你放心嗎?」

終究無法讓提寶透徹明瞭到自己的選擇何在,意外地結束所有的可能。

在虛無之海,猴子探頭自救成功。最後幾幕的一往深情令人難忘不已,尤其是一再脫褲子那橋段也令人難忘不已…。旁白女孩的多情演出反而使提寶演繹自己失了份量,好像少了靈魂一般。而提寶與旁白欠缺有力連結,也使得觀眾無法透過旁白進入提寶的內心世界。

整齣戲老老實實地繞著一個荒謬的命題:「如果人活著只是為了死去,那麼還會有更好的選擇嗎?」在詩意抒情的時空裡,閱讀著「譬喻存在」(人生就像是一趟海上冒險,漂流在一座孤島中,尋找「存在」的家園)裡提寶的航海日誌;最後,當譬喻時空裡的提寶再度揚帆而去經歷另一場冒險時,現實時空裡已決定不想死的提寶,卻意外擊發了手槍中彈而亡,徒留下想死卻死不了的猴子在一旁,即使是一直嘗試著擊發另一枚可能致死的子彈,卻始終未果

老實說我不喜歡這戲的手法,有點讓我覺得很作做,有些為藝術而藝術的味道,也看不大懂它到底是想表現什麼。現實與意境抽離的太遙遠,沒有共同的主軸有沒有共同的故事邏輯,故事的開端是有趣的,但最後能引起我興趣的卻只是那種脫褲子只想要上的種馬個性。

悶,看完戲之後沒有任何的感想,也許是最近看過多有關於圍繞生死之間的戲所致。所以他變的平淡無奇,像是一個人無病聲吟,無法觸動我的感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