緊縮

隨著褲頭越來越鬆

手頭越來越緊

大概天倫也即將暫別自己

我就越來越焦慮

睡眠難以正常化

不是失眠就是嗜睡

沒有重心的依靠

也不允許自己倒下

大概就只能自己喃呢

然後望著這片死水

 

撐住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