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把刀畫下去

是否可以切斷一切懸念?

 

隨著時間的堆積

 

我只害怕

 

未來

 

我是否沒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