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言?

這是結婚後你第三次這麼真切的叫我老婆

但你又喝醉了

也許是對未來的茫然及不確定

你慌了手腳

想撐住些什麼

卻使不上力

我知道你一直想要給我個安樂窩

嘴上不說~

但我心裡真很感動

 

很多話

一時半刻也想不到該怎麼說

就這樣重複的鍵入

沉思

然後刪除

 

也許

我習慣這樣的思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