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孩子做出無悔的抉擇—來自一位平凡母親的一封信

以下轉貼,是來自網路轉寄文章
為孩子做出無悔的抉擇—來自一位平凡母親的一封信

親愛的朋友:

我坐在電腦前,想著我該為誰而寫信,也想著我要寫信給誰。就像一般的台灣母親一樣,我從不讓孩子碰觸政治議題,也要求我的孩子在學校絕口不提政治。一方面,我希望他們專心學習,不要被社會氛圍分了心、迷了眼;另一方面,也因為在我從小的成長過程中,我被告知,政治是一個危險的話題,一個可能要命的話題——至少在我從小到大所見所聞,噤口不言是一個明哲保命的選擇。

不過,現在的孩子很聰明,他們在學校,也透過各種方式學習民主,作父母的是無可迴避的。所以,當女兒回到家問我「總統要選誰」的時候,我實在很難迴避這個問題。

我生命中的前二十年,都是一個忠貞愛國的國民黨支持者,也曾經是知青黨部的一份子。我對自己所信仰的理念,從來沒有懷疑過。直到我出國讀書,直到我認識許多拿中山獎學金的學長,我才知道真相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在我念研究所時,我的教授做了個有趣的媒體認知實驗。他告訴我們,我們大多數的人在看電視時,腦部的活動會降到最低,甚至完全不思考時——全班先是驚訝,然後啞然失笑。在實驗結束後,教授語重心長的說了最後幾句話:
「當媒體都說對、都讚好的時候,你心中的警鈴就該響起——因為這表示,有一股集體的龐大力量,正極力要操縱你的判斷與思考。」
「當媒體都咒罵、都看衰的時候,你進步的機會就來到了——因為這表示,你有機會試驗自己的良心、智慧、與能力,是否能超越一般平庸的看法,有機會去對抗負面的下沈力量。」

直到畢業後這麼多年,我都不會忘記這兩句非常重要的話。

今天若要選擇一位合適的總統,來帶領這個命運多舛、強敵窺伺、世界不承認的國家,我該如何選擇?勇氣。誠信。智慧。政績。首先是勇氣。

昨天看到新聞報導,我所敬佩的白冰冰女士,帶領許多藝人決定支持馬蕭。對於她的抉擇,身為母親,我尊重也能體會她的心情。然而,當我回想當年轟動一時的白曉燕綁架案整個的發展過程,我卻是記憶猶新。

在陳進興衝進行義路南非武官家中,持槍挾持他們全家人時,台灣人民在肅殺的氣氛中恐慌到了極點。這個時候,有誰會願意冒著生命危險,來淌這場渾水?誰不願躲在溫暖的家中,事不關己,好整以暇的觀看情節的發展?
當年降低假釋門檻的前法務部長馬英九沒有挺身而出,時任警政署長的姚高橋也沒有——願意隻身涉險、三度進入現場與殺人魔談判的,正是也有妻、有子、有家庭的謝長廷。在他允諾為陳進興家人辯護作為交換條件之後,終於化解了當時人質危機,南非武官卓懋祺一家五口得以安然無恙,讓殺人魔束手就擒。

在槍口正對的情況下,他沒有退縮與迴避。謝先生大可以撒手不管,讓警方自己處理,而最後的結果,可能是同歸於盡,卓懋祺家五條性命也可能就此消失,更可能重創台灣的國際形象。但是,有人願意離開溫暖的家中,離開安全的環境,去面對一個情緒不穩定、未知、可怖的殺人魔頭——今天換了你我,做得到嗎?這樣的勇氣,難道不值得我們的掌聲讚許嗎?
誠信。當初為了救出人質,權宜之計的談判中,對歹徒所許下的承諾,可不可以翻臉不認?

當年的謝長廷當然可以不認帳——反正人質已經救出,歹徒已經落網,他的名聲已經得到——他何苦再守信用、去當殺人魔家屬的辯護律師呢?
這是一個道德的弔詭困境,也是一個難解的燙手山芋。
他可以矢口否認當初的承諾,但是他沒有這樣做。即使是對所謂罪大惡極的人,謝先生也必須重然諾——因為當初他如何答應對方,他就必做到。雖然後來,因為警方對犯人的刑求以及其他種種因素,讓陳進興的妻舅無罪釋放,從此讓白冰冰女士無法諒解,雖然遺憾,他也仍然必須守住當初的承諾。和一些前後反覆、譁眾取寵的政治人物比起來——謝先生的誠信,更值得我們尊敬。

智慧。今年春節,我和一些台商朋友吃飯。有位台商朋友長年在中國做生意,也落地生根,娶了中國太太。當談到台灣總統大選時,我以為他一定是支持馬蕭配,但是他卻搖搖頭,斬釘截鐵的跟我說:「一定要投給謝長廷。」我大為驚訝,追問他為什麼?他對我說:「你們在台灣的人想得太單純,都只會看外表。」

「你知道嗎?中共高層有多希望馬英九當選嗎?可是你知道,他們在言談間,又是多麼瞧不起他嗎?他們覺得他是個『白臉娃兒』,完全不把他放在眼裡。」「他們怕的是謝長廷,他們知道他是個不可小看的對手。」
「國民黨不是罵謝長廷奸巧嗎?當年在赤壁敗戰的曹操也是這樣看諸葛亮,不是嗎?現在台灣的情勢如此詭譎多變,難道不需要一個有足夠智慧和擔當的領導者嗎?」他的這番話,讓我恍然大悟。

政績。看著國民黨不斷砸錢做廣告,他們在指責M型社會貧富不均的問題時,卻忘了他們黨政高層,住的都是仁愛鴻禧、幕府十六、東帝士花園廣場等總價動輒五六千萬以上的豪宅。試問:一個狂撈且緊抓不義之財、坐擁數千億財產的政黨,又有何資格用假道學的面具,去虛情假意的說「憐憫基層卑微的人民」呢?我是母親,我也是台北市民。歷經三任市長,我非常清楚的體會到執政能力與擔當是何等重要。這八年以來,國際都市發展迅速,台北市卻依然是那個無趣黯淡、毫無特色可言的灰色城市。它失去了活力,失去了創意,它只成了政客競選下一步的起跳板與踏腳石。

看看高雄,想想台北——我覺得毫無光榮感,我羞愧的抬不起頭來。如果,你不欣賞阿扁總統,一個曾經如此有治績的「前前任」台北市長;試問,一個毫無作為、遇事推託塞責、永遠躲在幕僚身後、治績更是慘不忍睹的「前任」台北市長馬英九,我又怎麼敢把舉國的身家、性命、未來託付給他?
這封信,我為你而寫,為自己而寫,也為我的孩子而寫。我不要我的的孩子,學會迷戀外表、學會可以為金錢放棄理想。我不要台灣像香港一樣,還要再等十數年才能再選出自己的領導者——看著那些期待國民黨執政的大老闆和名嘴們,已經開始在推動「2008統一公投」,我憂心忡忡。

我不要我的孩子,將來埋怨我:如今的這一票,沒有為我的孩子保住台灣民主自由的基本權利。身為一個過去曾是國民黨忠貞黨員的我,我的這一票,要投給謝長廷。身為一個敢於對抗媒體、獨立思考的公民,我的這一票,要投給謝長廷。身為一個教導孩子重然諾、守誠信的母親,我的這一票,要投給謝長廷。多年前,教授的話,仍然在耳際迴盪著:「當媒體都說對、都讚好的時候,你心中的警鈴就該響起——因為這表示,有一股集體的龐大力量,正極力要操縱你的判斷與思考。」「當媒體都咒罵、都看衰的時候,你進步的機會就來到了——因為這表示,你有機會試驗自己的良心、智慧、與能力,是否能超越一般平庸的看法,有機會去對抗負面的下沈力量。」

這是,你和我的機會——去做出一個勇氣、誠信、智慧的選擇。願你在投下手中這一票之前,也聽見了這幾句話,聽見了我最誠懇的呼籲。祈願 民主不致流血,自由無須爭取,台灣永遠平安!

一個平凡的台灣母親——寫於2008年3月總統大選前夕

看完這篇文章後

貓兒有點話要說

也許吧…

貓兒ㄣ百年

不看電視

就是因為…

一切都是幻覺阿

不管是哪一方…

 

只想找一個自己認同的聲音

 

但追求認同之前

 

希望能先

壯大自己

成長是要靠自己努力

而不靠人來帶領

又不是三歲娃

台灣是民主社會

 

換言之

總統是虛位

不是我們的天

不是皇帝耶!

每個人也都有自己認同的方向

而我們的天應該是自己

 

但不代表

就可以攻擊別人

『在動物世界裡會去「主動示威」的,只有膽小弱小的』

在叫罵之前

先努力作自己吧

 

中華民族之所以壯大

因為不管皇帝怎麼換

人民都是聚在一起的

而現在換個總統而已

有必要這樣吵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