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眠兩三天

昨夜的我崩解了

你無賴的笑著

 

彷彿這一切不干你的事

 

 

也是

 

 

 

 

除了那一絲薄弱的肉體關係

 

 

我已經漸漸想不出你我之間的聯繫

也許吧

 

 

只是個頓號而已